Luke Liu 英语词根

学习英语,玩转新疆

« 【与Luke一起看新闻学词根突破英语词汇关】之130,奥运飞鱼,ad-向,achievement成就【与Luke一起看新闻学词根突破英语词汇关】之131,体操冠军伊贝莎,gymn-裸体,gymnast体操运动员 »

玩转新疆----去巴里坤看日全食

    2008年8月1日的日全食举世闻名,不信你用google搜索一下,有很多的文章关于这次日食,而这次最佳观测点,就在哈密的巴里坤及伊吾一带,伊吾县在2年前就开始炒作这次日全食,为了不让其赚到我们的来之不易的钱,我们计划去巴里坤,而从此次公开的数据看,巴里坤的三塘湖这个位置也很不错,后来证明我们决策很正确,去伊吾需要门票300元,而巴里坤只需要100元,不过三塘湖去的也不容易。

    我们是7月31日下午出发,第一天晚上,扎营在距离木垒县50公里一个荒凉的戈壁滩上,帐篷扎好,简单就着老干妈辣酱一人消灭掉一个馕,然后吃完路上买的西瓜,望着在城市看不到的银河,4个大男人均无睡意,于是看着星星,嗑着瓜子,几个人聊天到深夜才入睡。带瓜子,是我的主意,新疆出游路途遥远,路上又多是荒漠戈壁,边开车,边聊天,边嗑瓜子,也还是不错的消遣。但也有坏处,外面喝水少,天热,很容易上火,要小心。

    我们这次去巴里坤,是一个喜好越野车的朋友组织的,一共有六辆越野车,我们这辆是打头阵,探路的,他们5辆车第二天才出发。我们车上带司机4人,一个是我的高中同学,一个是‘野人’,广州的驴友,新疆fans,来新疆都好几趟了,喜欢新疆,四个人一路上有说有笑,漫漫长路,倒也不显得多遥远。

    到了巴里坤县城,发现我们的设想要实现没有那么简单,到了地方一问,才知道这个三塘湖是边境管理区,不能随便进入,赶到巴里坤公安局,下班时间,没人办公,门口有两个老外,在等着,一问,一个是加拿大人,一个是美国人,也是打算到三塘湖看日全食。他们告诉我们,需要到边防管理局那里办通行证,于是我们赶快过去,结果人家答复不接待个人,只给团队的办。赶快回到公安局,这时多了几个公安同志,很热心的告诉我们可以搭本地的一个旅行社的便车,还好心的帮我们联系了旅行社,旅行社的导游mm赶来,说还需要照片,于是又赶去拍照片,为什么慌里慌张呢,因为日食发生在下午6点,而办通行证的时间已经是中午2点多了,到三塘湖还有2个多小时的路程,如果赶不到,那可就后悔了。后来发现,其实在巴里坤县城看日食就很好,为什么去三塘湖,只是因为那里的日全食时间比较长,多长?2分钟,巴里坤看多长?1分20秒,所以,差不多。但为了这40秒,我们又多花了100元钱不说,还冒着酷暑,又在戈壁滩上奔袭了100多公里,赶到了三塘湖最佳观测点,拍到了以下照片:

 第一张是日食照片,当然,这是将几张不同时间的照片合在一起,方便你对比,可惜的是,就在日全食的时候,来了一片云彩,挡住的太阳,就是中间的那个,我们跑了1200公里,结果遇到云彩挡住了月亮,所以也就没有很好的看到月亮挡住了太阳,我们还好,观测点有70多人的日本团队,他们跑了好几千公里,更遗憾:

这就是云彩挡住日全食的情景:

日全食很奇特,我觉得更奇特的是日全食的时候的周围环境变化,天突然黑了下来,燥热的戈壁滩上温度也突然降了下来,非常奇特的感受,奇特到甚至有点怪异:

这是我们一起去的团队,人说千年修的同船渡,呵呵,我是左数第二人,这次去,没有戴帽子,没有擦防晒霜,回来就变成黑人了:

 

巴里坤湖:

 

还是巴里坤湖,巴里坤湖是个高度咸水湖,但居然里面还有不少的水鸟,盐渍湖不是没有水生物的么?鸟儿们吃什么呢?

 

 这张没有什么特别,只是这一刻的光线特别好,野人拍了一张,我也试一试,我们回来的时候扎营在这里,其实不是很好的扎营地点,因为在山坳里,视野不开阔,不是很好拍照片:

 

这里还是巴里坤湖,你可以看到,左边的盐渍有多少,远处尽头处,是个化工厂:

 

这里是我们露营的地方,早晨起来,云彩很好,拍一张:

这张是我们一起去的一个哥们,做了一个车顶露营装备,我仔细看了一下,非常方便、安全,这哥们真是个DIY高手:

 

这是江布拉克,在奇台县半截沟乡,天山的一个沟,正值小麦成熟,非常美,可惜我们到达时候是大中午,光线不是很好,下面几张都是江布拉克,可以说,江布拉克在春天和秋天都非常漂亮,夏天的景色,可以点击这里看一下:新疆最美的台地--江布拉克

 

最后一张是我们从巴里坤回木垒的时候,一条300多公里的路,中间没有太多的人烟,路况很好,在巴里坤出来几十公里处有个收费站,轿车收费65元,哇,是我们经过的最贵的一次收费站了,于是,我们回来的时候,没有走这条路,而是走旁边的乡间小道,路难走,但景色绝佳:

  • 相关文章:
  • quote 1.求为
  • 不错呀,好漂亮的日全食!
    LukeLiu 于 8/18/2008 8:41:02 PM 回复
    呵呵,不是很满意,去的时候是大中午,光线太强啦。
  • 8/17/2008 5:36:31 PM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奇奇
  • 那个车顶上的账蓬创意真是不错呀,只是不知道睡在上面除了幸福外感觉是否踏实?江不拉克的美景还是很养眼呀,那无边无际的麦田让人感受着大自然对人类的养育之恩.....赞一个....
    LukeLiu 于 8/18/2008 8:45:48 PM 回复
    没错,那哥们动手能特强。
  • 8/17/2008 7:28:59 PM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ZOE
  • 来LUKE的窝最大的感受就是...新疆真的好地方....
    LukeLiu 于 8/18/2008 8:45:15 PM 回复
    那就来看看。
  • 8/18/2008 8:58:37 AM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lucy
  • 好漂亮的照片。謝謝Luke。一直幫我們學英語。
    LukeLiu 于 8/18/2008 8:44:47 PM 回复
    Lucy,you are welcome.
  • 8/18/2008 5:34:40 PM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zlp
  • 羡慕啊!敬佩啊!
    我就是向往这种有活力的生活,向luke学习!
  • 8/25/2008 9:44:41 PM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Coning
  • 曾经有一个长居国外的人,跟我说,新疆是他去过最美的地方。现在在LUKE的窝中,看看LUKE照的每张相片都展现了大自然的美,好像是顺手掂来的一树一木,一水一天都散发着明朗、清新。看着这些相片,心里莫名地涌现幸福的感觉。很是羡慕那个在DIY帐篷的家伙,应该是一家子自驾车行吧~~~这又印证新疆确实是一个好地方的事实~~~很想很想有机会跟家里人去小住一阵子呀~~~
  • 9/5/2008 6:35:15 PM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洋岗子



  • 当太阳、月亮、地球、人、四位一体、垂直一线的时候……



    “日全食”这个在小学自然课本上就出现过的名词,对大多数人来说,也许是真正意义上的天文名词。对公元2008年8月1日北京时间18时零9分置身在中国西部哈密地区的巴里坤和伊吾这两个小地方的每一个山头上,每一篇空地上的每一个劳作或休闲、行走或矗立在户外的人们来说,他们都应该称得上是日全食的见证者,亲历者和解读者。
    这是21世纪之初,在地面上呈现的最叹为观止的天文现象。
    也许是因为日全食不可思议地与古老的丝绸之路相遇,也许是因为人们刚刚经历了一场地球运动的劫难,也许是因为人们正经历着非凡的岁月,人们对这一次的天文现象的关注似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成千上万的人,追逐着太阳的轨迹,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了西部的小镇——巴里坤、伊吾。一时间,这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镇成了世界的焦点,成了数万名天文爱好者的集结营。
    这个集结营的中心轴是太阳——月亮——地球;与之垂直的中心点是巴里坤,伊吾;与之聚焦的是世界各地的天文爱好者、摄影发烧友和户外爱好者。
    是宇宙星球奇妙的排列组合,把巴里坤,伊吾这两个地名神奇地载入了风云变幻的世界天文地图上。成了公元2008年天文事件的关键词,永远地铭刻在了世界的天文史册之中。
    当太阳、月亮、地球、人、四位一体,垂直一线的时候,太阳、月亮、地球是如此的从容不迫;在星球的阴影下,人们却显得有一些惊慌失措、骚乱不安。
    美国旧金山探索博物馆和美国航天航空日食直播专家小组的专家带着全套的设备来了。他们的使命就是追逐太阳,哪里有日全食,哪里就有他们最权威的记录与报道。
    台湾嘉义市天文协会组织的“诸罗星空网络直播小组”也来了。他们用对天文的热爱,实现了向全球华人用华语解说,同享此次天文奇景的直播。
    数以千计的国内外天文爱好者和摄影发烧友带着各类望远镜和摄影设备来了,他们要更近距离地观赏日全食的奇观。
    崇尚自然,热爱生命的户外爱好者们,背着行囊结伴来了,他们要在大自然课堂上正真意义地解读“日全食”。以填补人生阅历的空白。

    当太阳、月亮、地球、人、四位一体,垂直一线的时候,人们直面了无与伦比的太阳在月亮的遮挡下黯然失色的景象;目睹了光天化日之下星星的闪烁;更深刻地理解了“日月合璧”这句古老成语的出处。
    据有关资料显示,这次日全食开始光临地球是在加拿大,经格陵兰岛、北冰洋的北极点、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蒙古,再从新疆的阿勒泰进入中国,经过新疆、甘肃、宁夏、内蒙、陕西、山西等省区,最后在河南省境内结束。日食带全长约1万公里,宽度却仅有200多公里。由于巴里坤、伊吾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气象条件,成为中国境内日全食的最佳观察点。

    太阳、月亮、地球、人、四位一体的垂直对话

    对话一 ——
    巴里坤党参沟牧场的一位牧羊人,清晨赶着羊群走出村口的时候,惊奇地在山岗上发现一群驻扎在着彩色帐篷里人。羊群警觉地绕过营地,牧羊人拿着牧羊棍质疑地打量着那些不速之客。
    “老乡你好!”
    “好。”回答极为简单,却说明双方可以相互交流。
    “你们干啥?”牧羊人终于以主人的口气,怯生生地问了这一群夜宿在山岗上的男男女女。
    “我们是来看日全食的。”
    “日全食是什么?在哪里?”牧羊人不解地往每个帐篷里打量着。
    “在天上,是太阳被月亮挡住了。”
    “为什么?”
    牧羊人40开外,也许他只知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月有阴晴圆缺。
    外来的人群中有两个外国人,他们拿着观测日全食的胶片眼镜,让牧羊人对着太阳看。牧羊人看了片刻,没有看到什么异样。不解地拿着胶片眼镜去追赶那群已经远离他的羊群了。
    也许在牧羊人看来,世间的万事万物,没有什么比羊群更重要的了;也许在傍晚牧归时分,当他也发现了太阳在奇异变化的时候,牧羊人也会拿着胶片眼镜顺便观看一下太阳的奇观……

    对话二 ——
    一群开着越野车的人,在岔路口问一个正在田间割麦子的农民:“老乡,往三塘湖的路怎么走?”
    老乡不解地问,“三塘湖发生什么事了?一赶早就有十几拨车过去了,已经有八九个问路的人了。”
    “我们要到那里看日全食。”
    “在我们这里能不能看到?”
    “可以,但三塘湖的位置更好。”
    农民给问路者指着前方,也许心里嘀咕着,太阳挂在天上,在那里不能看到。再说,地下的事情人们都忙不过来,哪还有闲功夫管天上的事情……

    对话三 ——
    奔往三塘湖的车辆被边防检查站挡住了,没有办理边防通行证的人和车辆一律不许通过。还有一个多小时日食就要开始了,急于赶到最佳观察点的人们掏出各种各样的证件,有身份证、记者证、军官证、教师证、学生证。只听到边防军铁面无私地回答:“除了边防通行证,一切证件无效”。

    对话四 ——
    这里离三塘湖乡公路距离大约有30多公里,直线距离也只有10几公里。附近有一个叫马王庙的村落。
    日食开始时,马王庙村的乡亲们被村里的长老召集到了一起,矗立在村子的台地上。长老带领着村里的男女老少念着咒语,虔诚地祈祷着。
    也许在这位长老的记忆中,他年幼时曾经经历过日全食,他的父辈们就是这样祈祷着;在马王庙村的乡亲们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奇观,也许是一个不祥的迹象,他们只有祈祷,不去遐想……

    对话等等 ——
    有人说:半个世纪以来,在中国大陆上只看到过的四次日全食。第一次是1968年,在喀什;第二次是1980年在瑞丽;第三次是1997年在漠河;第四次就是此次在巴里坤和伊吾了……
    有人说:西藏天文历算研究所用千年藏历准确无误地测算出了本次日全食的时间在公元2008年8月1日,也就是藏历土鼠年5月30日……
    有人打着手机说:在日食甚的时刻,三塘湖附近有云,伊吾天文广场也飘移着薄云,最佳观测点反倒成了马王庙村附近——太阳高度在19度,日食甚时间达1分55秒。地表温度为二十四摄氏度左右,日全食的 初亏、食既、食甚、生光、复圆全过程历时两个多小时,晴朗无云,光线透彻,清晰无比……
    居然有人说要感谢边防军的忠于职守,要在日全食观测地图上隆重地标注上巴里坤县、八墙子乡、马王庙村……
    还有人说:据紫金山天文台透露,55年后这里还将再次出现日全食奇观。到那个时侯天上有没有云,下不下雨现在还无法预测……
    最后还听人说:日全食之后,宇宙空间要重新排列组合,世间的磁场也要要重新旋转……
    不管宇宙空间怎样重新排列组合,世间的磁场怎样重新旋转,但愿能像马王村的长老祈祷的那样——让太阳的光芒永远普照大地,让大地风调雨顺,让人类平安吉祥……



    LukeLiu 于 9/9/2008 8:57:38 PM 回复
    洋岗子是Luke的一个大姐,当年《丝路游》的编辑,写了很多的关于新疆的文章。
  • 9/6/2008 7:36:44 AM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2.li
  • 亲爱的Luke,
      感谢你分享!
            你的好友.读者
  • 10/10/2008 2:13:22 AM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热文排行

年度排行

月度排行

累计排行

读者推荐

Powered By Z-Blog 1.8 Devo Build 80201

联系邮箱:LukeLiu.info@gmail.com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CC License),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原文保持一致.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的创作共用协议,不得篡改作者署名.